阿里研究院院長高紅冰:如何測量數字經濟的小美與大好

來源: 阿里研究院   分類: 其他   時間: 2020-01-06 16:57   閱讀:6164次


阿里研究院院長高紅冰:如何測量數字經濟的小美與大好

摘要:

數字經濟時代,我們既需要大而好的企業,更需要小而美的公司。大企業是經濟增長的支撐點,小企業是社會活力和創新的源泉。小美與大好的社會經濟價值究竟如何衡量?如何評估或測量數字時代的小美與大好?阿里巴巴集團副總裁、阿里研究院院長高紅冰認為,應該引入創新力、消費者福利、平臺治理創新、可持續發展、創造創新等指標。衡量市場的可競爭程度,要看到是否存在足夠的創新。鼓勵創新、促進競爭,是發展數字經濟小美與大好的重要法則。


2020年1月4日,在第五屆新經濟智庫大會上,阿里巴巴集團副總裁、阿里研究院院長高紅冰以《測量數字經濟的小美與大好》為題,就“如何評估或測量數字時代的小美與大好”進行了精彩演講(關注阿里研究院微信公眾號,回復“小美與大好”,獲取高紅冰演講完整PPT)。以下為其演講摘錄。


測量數字經濟的小美與大好

高紅冰


擁抱創新:助力中小企業


如何評估或者測量數字時代的小美和大好,或者說如何評估數字化平臺的商業價值、經濟價值、社會價值?我們會用財務報表衡量一個企業的商業價值,也會用社會責任報告、可持續發展報告,衡量一個企業的社會責任,但是數字時代的來臨,如何能夠對企業的經濟和社會價值作出全面評估,我想用阿里巴巴這樣一個生態系統的例子來討論這個話題,可能是再恰當不過了。


阿里研究院院長高紅冰:如何測量數字經濟的小美與大好

圖為阿里巴巴集團副總裁、阿里研究院院長高紅冰


怎么樣看待阿里巴巴?很重要的一點是,一家企業必須有強大的市場創新能力和競爭能力,而且有能力把這樣的競爭和創新,資源不斷地通過自己的創造,再傳遞給市場、傳遞給社會、傳遞給合作伙伴,甚至傳遞給競爭對手。重要的是,在自己不斷創新的時候,要為更多的小企業帶來成長的機會,創造發展的機會,這就是我們講的創造商業上的普惠價值。更重要的是,當一個數字經濟的平臺服務于消費者的時候,必須要滿足消費者日益增長的消費需求,必須要保證消費者的利益,從這些角度衡量企業價值的時候,我們可能會得到不一樣的思考和洞見。


怎么看待阿里巴巴?常常有人誤以為阿里巴巴是一家電商公司,這可能是因為每年的雙11做得太精彩,把阿里的科技屬性和科技基因給掩蓋了,事實上,阿里巴巴是一家科技公司,是一家以科技創新為電商提供數字化服務的公司。阿里巴巴不賣貨,不送貨,不做金融的業務,它提供的是各類平臺服務。它不送貨,但是它建立了一個數據化和智慧化平臺,讓物流企業更好地送貨;它不賣貨,但是它搭建一個幫助賣家和買家完成交易的服務平臺。阿里巴巴是一個用數字化驅動的數字經濟體,它不斷地用技術創新去幫助交易、幫助支付,幫助物流、并提供各種數字化服務,幫助各個合作伙伴實現它們的訴求,用一個平臺生態體系解決需求和供給之間的矛盾,并以數智化創造新需求和新供給的連接,實現高效率的供求匹配,進而來推動整個經濟效率的提升和整個經濟社會成本的下降,產生更大的經濟價值,從而創造新的商業文明。


更重要的一點,20年前馬云帶著18個人在長城腳下立誓做一家產生于中國、影響世界的公司時,就把“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”作為阿里人的使命。阿里巴巴從創業第一天開始,就把它的商業模式打造和普惠價值創造完美地結合在一起。阿里巴巴并不追求成為一家強大的公司,而是追求成為一家好公司,一家對別人有幫助的公司,這就是阿里巴巴的初心和基因。


今天,阿里云已經建立了一個云產業生態系統,強大的數字化基礎設施幫助小企業創新,幫助大企業做數字化轉型。40%中國的網站受阿里云安全能力保護,每天抵御36億次攻擊。今天A股50%企業、中國科技企業80%都在使用阿里云,阿里云累計為這些企業節省了超過2000億元的IT投資。


大家知道,2019年末,王堅成為中國工程院院士,這是中國第一位民營企業產生的院士,這很具有標志意義,這不是王堅個人的成功,不是阿里巴巴成功,而是中國的互聯網企業的成功。中國的民營企業向社會證明,我們今天的創新可以有院士產生。2009年阿里云成立,立志做一套中國自主研發的云計算操作系統。阿里云的目標,就是要讓中小企業可以和大企業站在同一條起跑線上。在那一年,王堅說,一個能用好云計算的公司,哪怕只有一個人,也可以擁有萬人公司的計算能力。這是公共云的價值,小微企業不需要重投資,就可以邁過了巨大的數字經濟投資的門檻,快速進入數字化的軌道,就可以使用今天世界一流的技術和數字基礎設施從事數字經濟,進行自己的商業創新。


阿里研究院院長高紅冰:如何測量數字經濟的小美與大好

(關注阿里研究院微信公眾號,回復“小美與大好”,獲取完整PPT)


阿里巴巴20年,是不斷創新科技、不斷創新商業的20年。大家看到阿里跨行業、無邊界的創新一個又一個出現,這背后到底是什么因素導致了創新的持續產生?阿里巴巴有很多失敗項目,它的失敗比成功多得多,比如2013、2014年阿里有一個集阿里全集團之力打造的“來往”,但是“來往”失敗了。但阿里的可貴之處就是我們不停止創新,我們持續投入,失敗了再來,再失敗再來。終于我們產生了另外一個產品叫釘釘。今天在企業層面上,釘釘是一個世界級的先進的數字化工作平臺,已經有一千萬企業和組織機構、超過2億人在使用釘釘,它成為將一個組織快速變成數字化的工作組織化平臺。


阿里巴巴20年發展史就是20年創新史。過去20年不間斷創新,因為我們相信要豐富這個生態系統,關鍵是創新!創新不容易,成功的創新背后是五倍、十倍甚至更多的失敗。但是不要因為害怕失敗就不創新,而創新更重要一點,是要堅守自己創新的目標,要為更多的小企業、為更大的經濟社會價值去創新。


創造變化:做數字經濟的造風者


作為數字經濟的創新者,面對市場快速變化和動態競爭的態勢,我們應該做什么?


首先,我們應該關注市場的快速變化,動態競爭和更短的替代周期。


阿里研究院院長高紅冰:如何測量數字經濟的小美與大好

(關注阿里研究院微信公眾號,回復“小美與大好”,獲取完整PPT)


全球市場的競爭加劇,動態競爭不斷演變,更迭的速度在加快,更迭周期在縮短。起初70年有一次重大變革,后來30年一次,再往后10年、5年、3年甚至1年產生一次重大變革,整個產業發生底層式顛覆或者技術體系更迭的時間不斷地被縮短。處在這樣的競爭環境里,10年以后這些Top10公司會在什么地方?新的Top10名單里會有誰?會有喬治·吉爾德講到的密算經濟企業嗎?我們10年后再來觀察驗證。


我們看到全球經濟的競爭,我們也看看中國的數字經濟或者互聯網應用的創新。從1999年中國互聯網的商業化開始,就不斷有新的互聯網公司誕生,不斷地有新的互聯網公司消亡。中國的數字經濟或者互聯網應用與創新,是一個異常激烈的競爭市場。


其次,未來的競爭不是單純的某個企業的競爭、某一行業的競爭,市場在發生快速變化,事實上未來的競爭是生態系統對生態系統的競爭。當亞馬遜的云計算有10萬多個合作伙伴,微軟有7.2萬多個合作伙伴的時候,當一個企業要從事云計算創新的時候,今天遇到的不是開發一個產品的競爭,而是要吸引更多的合作伙伴,一起打造創新的環境,依靠價值鏈的良性競爭來創造新的經濟利益。


幾十年前,熊彼特總結顛覆式創新的理論,他講到,有價值的不是價格的競爭,而是新商品、新技術、新供應來源、新組織形式的競爭……這種競爭打擊的不是現有企業的利潤邊際和產量,而是它們的基礎和它們的生命。這就是我們講到的顛覆式創新。


馬云也講到,今天BAT不是多了,而是少了,我們不應該害怕創新企業變成巨頭,我們應該擔心的是巨頭不創新。


所以,衡量市場的可競爭程度,要看是否存在足夠的創新,以推動市場不斷向前發展。


擔當責任:與消費者共創美好生活


數字平臺要以保護消費者和滿足消費者的需求為出發點,這是創新的基本尺度和底線。


淘寶平臺在過去十年里,不斷幫助農村地區發展。十年來,淘寶村從2009年的3個,增加到2019年的4310個淘寶村。這些淘寶村、淘寶鎮的村民把商品賣到了全國,2019年獲得了7000億元的銷售額。有了數字平臺的支持,有了淘寶村創業者的不斷創新,就可以讓鄉村連接到全國大市場,通過賣貨而讓自己富裕起來,把產業帶動起來。大家可以想一想,同樣的7000億商品,從農村賣到城市,還是從城市賣到農村,它的意義是完全不同的。前者為農村農民增加了真正的可支配收入,甚至帶動了農村產業化的發展,從而具有了普惠的經濟社會價值。


阿里巴巴在金融方面的創新,支付寶和9個海外本地錢包,讓12億人獲得了普惠金融服務。支付寶不僅提供了技術和工具,更重要的是提供了第三方的信用建設,彌補了中國一直以來市場信用體系方面的缺失。網商銀行堅持幫助小微企業,累計為2200萬小微企業、個體經營戶提供信貸超過4.2萬億元。阿里巴巴要用技術創新去協助解決社會問題。


阿里研究院院長高紅冰:如何測量數字經濟的小美與大好

(關注阿里研究院微信公眾號,回復“小美與大好”,獲取完整PPT)


如何評估數字平臺的價值?阿里創造了一個數字化平臺的公益模式,叫“公益寶貝”。大約在2007年,為響應一些淘寶商家幫助部分弱勢群體的需求,阿里搭建了一套平臺公益的服務體系,這套體系是由公益機構、商家和消費者共同組成的。商家設置商品成交后的捐贈金額,消費者購買商品的時候,捐贈的金額自動捐出給公益項目。2019年,252.8萬商家通過設置公益寶貝,4.76億消費者通過購買公益寶貝參與了公益。全年捐款筆次達到95億筆,捐贈金額4.41億元,平均每筆捐贈金額0.046元。


商家和消費者可以從平臺上查詢項目資金的使用情況。這是一個社會化的、透明的、正向激勵平臺。一個個正能量不斷產生,變成生態化的公益,這是商業和公益的完美組合。“不以善小而不為”,近5億人,終于因為數字平臺得以實現參與公益。


從淘寶村、第三方擔保支付和數字化公益平臺的建立,我們看到阿里的創新是緊密圍繞著消費者福利、普惠和可持續發展來展開的。

阿里研究院院長高紅冰:如何測量數字經濟的小美與大好

GDP VS GDP-B


我們看到一個數字化平臺在創造商業價值的同時,也在創造社會價值,我們需要對兩者都進行評估和測度。GDP是衡量經濟增漲的一個指標。1934年,美國哈佛大學經濟學家庫茲涅茨在給美國國會的報告中正式提出GDP這個概念。1944年的布雷頓森林會議決定把GDP作為衡量一國經濟總量的主要工具。從此,GDP便風靡全球。然而進入數字經濟時代,數字經濟對福利的貢獻以新商品和免費商品的激增為特征,這在目前的國民賬戶中并沒有得到很好的衡量。


2019年,麻省理工學院經濟學家埃里克·布林約爾松,提出一個新的指標GDP-B,建立一套工具和方法,測量數字經濟時代的這些新商品和免費商品的福利貢獻。他將此框架應用測量,包括Facebook,結果得出如果將Facebook的福利收入計算在內,美國每年的GDP-B增長將增加0.05至0.11個百分點。


這是一個非常好的視角,用來討論今天的話題。盡管GDP-B的科學性還有待論證,但是我希望未來,在研究數字經濟的社會價值評估方面,能夠引入創新力,引入消費者的視角,引入平臺治理的創新,引入可持續,引入環保,引入更多的創造創新的指標,來衡量這些非經濟、非商業的價值。


小美和大好之間,我們應該看重的不是“小”和“大”,而應該看到小的“美”,小企業怎么樣可以優美地獲得一個更好的數字化的營商環境,以便更好地創新和成長;應該看到大的“好”,不是一個強大的公司,而是一個好的公司。


阿里巴巴致力于做一家活102年的好公司,就是要成為一家對別人有幫助的公司,這是它的基因使然。今年新經濟智庫大會討論的主題—小美和大好,希望能夠激發大家的一些思考,更希望大家一起來研究這個問題,讓中國的數字經濟變得更加創新、更加美好。


0
zgta5怎么赚钱